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682章 十七万年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躺椅上,只不过全息镜头一直跟着那人走进厚重的不锈钢圆门。

    他刚才没听明白,墓甬是什么意思,但知道自己很快就会见到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唐纳就坐直了起来。他看到了一个生物体!一个他从没有见过的生物体。表面像人类皮肤一样光滑,形状却怪极了。

    带玻璃头罩的研究员解释道:“这是我们矮人图腾柱附近的超空间里,发现的巨型四维空泡。您已经看到了,这里有一个四维生命。它应该是兰特的主人,至少是原主人之一……我将向您展示它的各个三维剖面……这个四维气泡的能量需求很大,但是没办法,只要把它放到纯粹的三维环境里,它会立刻碎开或者爆掉的。”

    唐纳能理解他的意思,生命体没法在非自身维度数的膜空间里生存。形象来说,把水缸拿掉,水会淌一地,三维膜对于人体来说,所起的作用就和水缸一样。对其他维度的生物来说,也是同样的道理。

    唐纳看着那个生物体所在四维泡,从现实三维膜上滑过去,所呈现出的异象比任何科幻电影都要更骇人。他能感觉到自己正在颤抖。

    那像是一个不断变化着外形的怪物,有时候能看到类似眼睛或者进食器官的一部分,有时候则像是一大团肉。

    “它和我们长得并不一样。但事情有点复杂……圣主,您看这副画面,是我们取了它的部分肌体样本后,做的三维切片,有意思的事情就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唐纳一下子站了起来,他看到了比之前所有见到的画面,都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!

    科研人员解释道:“双螺旋!是的,它三维切片中有我们熟悉至极的DNA结构,跟我们一样,至少本质上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唐纳还没能反应过来,这意味着什么,但是研究员很快帮他理清了思路。

    “圣主,下面是我们的推测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四维生物正在频临灭绝,而兰特可能是它们培养后代的一个基地,或者是一个甬。它们让这个甬附着在三维膜上,是要让它们降维后的基因继续延续下去,以对抗宇宙红移带来的降维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能是自主的,精密的操作,也可能只需要放任不管,让濒死的高维肌体在低维环境中蜕变,就像断尾求生,或者某些生命体的自我修复一样。我们比较倾向于后一种可能性,因为实验培养的切片中,出现了一些以单细胞为主的,极其简单的生命形式。我们有理由相信,这些初级生命形式经过长时间的进化,变成了我们现在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唐纳惊道:“你是说……我们现在看到的,很可能是我们的祖先?”

    戴着玻璃头罩的研究院回答道:“圣主,至少是基因上的祖先。”

    唐纳问:“为什么他们要把甬造成兰特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研究员答道:“为了生物多样性,这样最终进化的结果最优。我知道,这听上去有点扯,可是圣主,我觉得兰特真的有点像一间生物实验室,我们说不定就是这间实验室的产物……至于骑士斗气,可能是实验室内部辐射泄露,也可能是有意的做成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唐纳躺回到椅子里,因为突然接受的这些信息,有点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那一边,研究人员可能是看不到唐纳的,仍然在解释着:

    “迄今为止,我们只找到这么一个四维生物,所以我们把它叫做‘守墓人’,也有人管它叫‘始祖兽’……”

    “圣主,魔网可能吞噬过像兰特这样的墓甬,因为我们觉得光明系魔法很像是生物科技发展到极高程度的造物,而制造这个墓甬的文明,就符合这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唐纳心中本来清晰的世界,再次变得模糊起来。仿佛在光明神和工厂主之外,又多了一方势力。

    他在想,会不会这个墓甬,就是光明神文明的墓地。又或者是第三方?

    他觉得眼前这个四维生物,应该就是矮人们口中的先师,而这个先师曾经预言过自己的到来——一个能够学会蔚蓝斗气的人。

    那枚反复将自己的灵魂吸引到身边的银质鸢尾花,可能也是这个先师留下的。可它到底想要对自己说什么?它是什么时候死的?死于什么?只是衰老吗?以它们的文明程度,难道还会死于衰老?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信号接回了科学院总部。

    伊桑大学士接过了解说权。

    “圣主,转生技术就是源自守墓人身边发现的一台高维仪器……”

    唐纳一下子被吸引,惊道:“什么仪器?”

    伊桑道:“是一台更高维度的转生仪器,远比我们现在所使用的技术更复杂,我们对它做了一百六十多年的逆向工程,才掌握了现在的转生技术。”

    至此,唐纳已经能够断定,银质鸢尾花必然和那台转生仪器有关,很有可能就是它的一部分!

    那么,它为什么被做成鸢尾花的形状呢?

    唐纳突然打断了伊桑的话,起身严肃道:“谁能告诉我!鸢尾七星距离我们有多远?!”

    科学院那头明显有点混乱,伊桑退了下去,一个手持信息终端的大学士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圣主……鸢尾七星并不在一起,它们之间隔着上万光年,只不过从我们这里看,正好组成了一个鸢尾形状……”

    唐纳打断道:“可是,数千年来,兰特的自转轴始终对着这七颗恒星,你们不觉得奇怪吗?告诉我,最近的那颗有多远?!”

    那个大学士被训斥得有些慌乱,“是,是的,圣主,您说得对,这种情况确实有些奇怪。最近……最近的那颗恒星距离我们6.38万光年。”

    唐纳闭上眼睛,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幻想出来的景象。

    在一万多年前的远古,一个可以随时变化形象的高维生物,在仍旧穿着草裙的矮人们面前,拿出那枚银质鸢尾花,或者是采了一朵真正的鸢尾花,然后指给他们看,正北的天空中,那七颗最亮的星星。

    自己一直在寻找答案!可是答案早已在走出兰特岛不久,就得到了!

    他问过韦斯利,知道鸢尾花标志代表了什么。

    韦斯利说,就是夜空正北的鸢尾七星!

    有什么东西,在哪里等着自己?是解脱的希望?还是一个更大的陷阱?!

    唐纳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!以兰特现在的科技水平,要有多久,才能飞到那颗最近的恒星?!”

    他立刻得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十七万年……”有人在全息影像那边回答。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